杨八里:购无座票不是霸座理由,高铁应快速“出手”

来源:明升88网

  6月26日,澎湃新闻《65岁男子动车上霸座到下车列车长规劝40分钟无果》报道称,6月24日,在益阳-长沙D7573次列车上,65岁的张某,持有当天该次列车无座车票却硬是霸占了他人的座位。并固执地认为“座位谁先坐到就是谁的”,不但对所有人、包括列车长的好言规劝置之不理,还“坚持”霸着座坐了40多分钟,直到终点站。目前,该男子已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五天。

  在这则新闻的最后,出现了这样的描述:“一看到民警,老大爷语气平和,连声承认自己霸座不对。”知道要对他“动真格”了,就开始“服软”了,早干嘛去了。看到这里,笔者差点儿哑然失笑。而从这个65岁大爷一路上的“大爷”行为,再到真正要对其实施制裁时他的表现来看,还真可谓是“前倨后恭”这个成语所“抨击”的典型了。因为这种行为,明显是另一种“势利眼”。他是明知道动车上乘客及其列车长对他的劝说,并不能“撼动”他“一根毫毛”,因而就“欺软怕硬”地自恃“年高”,就是“稳坐钓鱼台”,偏偏“我自岿然不动”,看你能奈我何焉?

  除了“欺软怕硬”的心理,这些人还有着因为自己“身份”而起莫名其妙的“优越感”,也可以说是那种“我弱我有理”思维在霸座行为上的延伸。因为,在其他人劝说无果之后,列车长也没有带着乘警直接在列车上执法,而是还在一个劲儿地对其“好言相劝、耐心解释”,甚至于还“体贴”地问其:“您是不是年龄大了,如果身体不舒服,可以找我们解决。”因而,这个“为老不尊”的“大爷”就干脆“听不到”列车长的:“但不能霸占别人的座位。”这后半句话了。

  高铁动车上霸座的行为,以前没怎么听说过,也许并不是没有,而是没有太过分地霸座行为出现吧,或者是“霸座者”比较“听劝”,及时让出了自己霸占的座位,因而上不了新闻。可自从去年夏天那个“孙博士”霸座被曝光之后,虽然很快就被“扒出”其在生活中就一直是个“行为失检”的人,但因为后续处罚得过于轻微,让大家看到霸座这种行为的违法成本太低。更让公众中某些本来就喜欢占便宜的人感到,在“高铁上霸座”是一个可以占的“便宜”。因而,我们可以说对“孙博士”的过轻处罚不仅没有起到应有的“震慑”作用,反而“刺激”了更多人占小便宜的贪心。此后可以说是“接二连三”地有人在“有样学样”,以至于一段时间内,动车上的霸座行为变得“屡见不鲜”。

 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明升m88备用网站部门对高铁霸座行为加大了打击力度,尤其是去年底,正式开启了当场“拘留模式”。北京青年报曾以《明升m88备用网站“霸座”乘客首次被拘留网友为明升m88备用网站警方点赞》为题报道了明升m88备用网站“霸座乘客”首次被拘留的消息,说此举赢得网友一片点“赞”声。

  笔者也曾用《“霸座”被拘留,决不能让“破窗效应”蔓延》为题,对那次的事情进行过点评。笔者认为,警察早就应该在对待“高铁霸座”这样无视公共秩序的行为上“亮剑”。我当时还借机“科普”了一下所谓的“破窗效应”,告诉大家:如果不修好第一扇破窗、不对第一个“破窗”者实施严厉的处罚,就会带来后面更多的问题。

  并且还借用这个理论说明:引用到列车管理方面,如果警察依法处理每一起“霸座”事件,就会大大减少“霸座”频率,反而能节省大量的警力,而且能赢得民心,更是能够警示那些也想借此占小便宜的人。

  果不其然,在公众明确了解了高铁上的霸座行为是不能占到“便宜”的,肯定会被拘留之后,高铁霸座行为就慢慢减少了,我们也就很少能在新闻中看到这种现象了。如果我们现在要说高铁霸座行为已经基本上算是“绝迹”了,还有点“为时过早”。但和加大处罚力度之前相比,确实已经在逐渐减少了。

  如果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就知道,高铁上的“霸座”者可分为好几种情况。有的是开始上车时自己没有仔细看清楚票上的座位号,坐错了位置,又“懒得”再去“折腾”,就“将错就错”地一直坐在别人的座位上了;有的是明知自己坐在了“错误”的座位上,但是,却感到“别人的座位”位置更好,坐着更“舒服”,就不想再让出去了;还有的是购买了无座票的乘客,在高铁列车没有坐满的情况下,先找了个空座坐下了。

  对于前两种情况下出现的霸座行为,只能说完全是乘客素质造成的。为了个人方便而不顾他人利益,其行为必须要严惩。而最后一种情况,笔者以为,却不应该完全由乘客的个人素质负责,高铁公司售卖无座的行为也是一个原因。在今天这则新闻中出现的这名“霸座”老者,就属于最后一种情况。

  因而,这则新闻后的评论区,有一名网友在自己的跟帖中,对高铁出售无座票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也可以说是很“新颖”看法:“大家一定要扭转对霸座的认识,霸座者霸占的不是乘客的座位,而是客运公司的座位。乘客已购买服务,而客运公司无法提供应有的服务,必须退回已收取的费用和赔偿乘客因此造成的损失。至于无法提供服务的原因,应由客运公司去追究,与乘客无半毛钱关系。”

  其实说白了这名网友只是在强调,乘客买票之后就“天然”地与高铁列车公司形成了一种短暂的“契约关系”。而显然,买了有座票却“不能”座,就是高铁方“违约”了。笔者以为,这种说法是很有道理的。设想一下,如果所有的高铁乘客都有这样的法律意识,都不购买无座票,因此而产生的高铁霸座现象也就真的没有“市场”出现了。既然高铁上频频发生的此类霸座现象的本质是因为“僧多粥少”,是你票卖多了,而座位相对来说就“显得”少了,那么,高铁部门在售票的时候,就应该控制无座票的数量,或者就干脆采取有座票“售完为止”的方式,不出售无座票。

  但现实情况却是,高铁公司现在不仅是售卖无座票,而且无座票的票价和有座票还是一样的。这样一来,必然会造成某些人的心理失衡。虽然说这样的事情确实是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,但是,一旦有“机会”,那些个持没有座位票的人,还是会想办法霸座的。而连列车长也说“在旅客没有上车前,你可以坐,但人家来了,你就得让。”这就说明,买无座票的很多人,就是抱着高铁列车上肯定会有“空位”在“等待”自己的心理上车的。这种想法,也是“座位谁先坐到就是谁的”的“丛林法则”所依赖的“心理”根据。

  中国因为地区性发展不平衡,加上年假制度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,导致每逢长假都会带来人口大迁徙。高铁部门在运力有限的情况下,增加售卖一些无座票,确实能对节假日期间的交通压力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。

  有些人认为,不应该出售无票座。但如果不卖无座票,很多人就不能及时乘车。有人说,明升m88备用网站部门可以增加列车来缓解客运压力,避免无票座。但中国的国情是,客运是旺季十分拥挤,可淡季却空载严重。按照旺季需求扩大运力,淡季就会造成极大的浪费,增加的成本最终还是会分摊到票价里。

  笔者以为,高铁公司应该“一手软、一手硬”,一方面能够适当降低无座票的票价,比如说打个八折之类,或许无座票的人霸座的可能性会减小一些。另一方面,如果高铁公司的工作人员严格执法,一旦发现无座者坐了有座者的座位,立马让乘警请其让座,对霸座现象或能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。

  高铁本来是文明的象征,现在却屡屡出现不文明的事情,乘客的素质是一个方面,高铁的经营方式,是否也有需要检讨的地方呢?

  购无座票肯定不是霸座理由,遇到这种情况,高铁应快速“出手”处理,立即还有座乘客以座位。